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单霁翔携万里少年团走古丝路 探秘戈壁滩上的千年古城

单霁翔携万里少年团走古丝路 探秘戈壁滩上的千年古城

要闻
单霁翔携万里少年团走古丝路 探秘戈壁滩上的千年古城单霁翔在节目中 剧组供图

  中新网北京2月26日电 (记者 应妮)“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线路代表遗迹共计33处,中国境内有22处遗产点,其中6处就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万里走单骑—遗产里的中国》第三季第十一期中,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演员周韵、唐九洲等继续探访新疆世遗,在茫茫戈壁中“踏上”古丝绸之路,重温背后鲜为人知的厚重历史。

  火焰山下重温历史万里少年团探秘千年古城

  “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绵延约5000公里,廊道沿线33处遗产点包括、贸易地、佛教石窟寺、古道、驿站、关口、烽火台、长城段、防御工事、古墓和宗教建筑,其促进了欧亚大陆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之间在商贸、文化以及民族等方面的交流与融合,为人类社会的共同发展和繁荣作出了卓越贡献。

  节目中,万里少年团齐聚新疆吐鲁番,在火焰山下以一幅《丝路山水地图》(复制品)展开了古丝绸之路的徐徐画卷。单霁翔介绍,《丝路山水地图》长30.12米,在这30多米长的绢本上,包含着大量原始的地理信息,其中用汉字标注着嘉峪关、沙州、哈密城、吐鲁番、铁门关等丝绸之路上的211个城市和地区,证明了早在欧洲的地图传入中国之前,明代的中国人就已经对世界地理有着丰富的研究,对于丝绸之路也有着清晰认识。而位于今天新疆吐鲁番的高昌故城、交河故城,就是当年的“丝路重镇”和“重要交通枢纽”。

  万里少年团在节目中跟随吐鲁番学研究院技术保护研究所所长徐东良、吐鲁番博物馆副馆长邓永红夫妇,前往高昌故城探秘。据考证,作为当年重要的贸易集散地,高昌故城曾出现18种不同的文字和25种语言,容纳了最多3万人同时生活,那么这3万多人都是怎样构成的呢?公元630年,唐代高僧玄奘西行求法曾路过高昌,受到高昌王的隆重接待,当年玄奘又在这里做过哪些事情?

  

单霁翔携万里少年团走古丝路 探秘戈壁滩上的千年古城万里少年团展示《丝路山水地图》(复制品) 剧组供图

  探访过程中,吐鲁番博物馆副馆长邓永红介绍,在紧邻高昌故城的阿斯塔那墓地,出土了目前考古出土唯一的一件唐代月饼式食物文物——唐宝相花月饼,相传它就是“月饼”的前身。随后邓永红拿出了自己“复刻”的“唐代月饼”并邀请大家品尝,而这个让大家直呼“好吃”的“唐代月饼”,究竟又是什么馅的呢?

  30多年坚守见证戈壁悬崖上的绝世壁画重生

  这一期节目中,万里少年团还来到了位于新疆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石窟和吐峪沟石窟。柏孜克里克石窟与龟兹石窟、敦煌石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以及印度的阿旃陀石窟齐名,这里保存有最为丰富的回鹘风格壁画,是世界佛教石窟艺术的瑰宝;吐峪沟石窟是吐鲁番地区现存高昌时期最早、最大、最具有代表性的石窟群。然而,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德国、英国、日本等国的探险家来到吐鲁番,以考古为名,掠夺了大量的壁画和文物,柏孜克里克石窟、吐峪沟石窟也因此满目疮痍。

  为了挽救消失的艺术,徐东良在30多年前来到新疆开始从事壁画的临摹研究工作。当年条件艰苦,为攀登到位于悬崖上的洞窟之中,徐东良只能每天带着一块馕、一瓶水,踩着悬崖峭壁上的脚窝一点点爬上去,稍有不慎就会从悬崖上滚落。整整一年,他一个人在千佛洞画画、找资料、修复。那一年,他遇到一个选择,留在吐鲁番博物馆做一个修复师或者去中央美院进修,最后他毅然选择留在了吐鲁番。

  徐东良说,自己当时“发了一个心愿”:“只要让我看到了,我就必须把它抢救过来,因为它是减法,每年的信息量会减少,如果我发现了不管,将来的人不一定就能发现得了。”为挽救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徐东良笔耕不辍,一干就是三十年。作为徐东良的妻子,邓永红也多年如一日地陪伴、支撑徐老师走过一个又一个洞窟,修复一处又一处古迹。在节目中她表示:“我希望能通过我的眼睛、我的思考、我的感受,传递出古代人们在这里生活的信息,挖掘出文化所孕育的内涵,更好地讲好我们新疆故事、中国故事。”

  2月26日晚浙江卫视《万里走单骑》第三季,观众可跟随“万里少年团”探访千年古城,感受古丝绸之路上的“明珠之美”。(完)

【编辑:胡嘉琛】

2023-02-27

搜索